乐活--青少年跳楼事件频发:5个孩子中就有1个抑郁,怎么能让他们快乐起来?

[健康生活]青少年跳楼事件频发:5个孩子中就有1个抑郁,怎么能让他们快乐起来?
喷嚏小乖 发布于 2020-7-4 21:51:00

微信公众号:常青藤爸爸

 

 

昨天,深圳市教育局紧急通知取消所有期末考试,已考试的不许公布成绩和排名,据说原因如下:

 

 






最近孩子跳楼、自杀的新闻很多:






6月1日,信阳8名小学生因为抑郁、压力大相约轻生自杀,幸好被家长及时发现阻止了;



6月6日,一名大学生因考场作弊被发现,哭泣20分钟后跳楼自杀;



……



我一直认为,这样的事件不仅仅发生在今年这个特殊的年份,而是一直都有,只是随着现在信息传播的速度和透明度的提升,我们听到的越来越多了。



不过当我们的专栏作家小马君发过来一篇热腾腾的论文,我还是被数字吓了一道:原来青少年抑郁的真实情况比我们想象中要严重得多。

 




这是一篇发表于2020年5月的论文预览版,这篇论文主要研究了中国目前青少年抑郁的情况,与之前的变化以及其他社会性因素的关系。参与撰写论文的团队主要由深圳大学、武汉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社会认知、心理、哲学系的专家学者组成。



正是在这篇新鲜出炉的调查报告里,我们看到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字:



1
我国青少年抑郁患病群体数量大


2008年中国健康委表示,有接近3千万的儿童和青少年(小于17岁)有抑郁情况。



2
患病比例高


2012年中国香港1万名初中生中,大约有57%的学生有抑郁情况,其中15.3%为轻度抑郁,14.3%为中度抑郁,27.4%为重度抑郁。



2012年,中国大陆25个地区2679名10-25岁青少年抑郁比例为20.3%。也就是说大约5个孩子中有1个有抑郁倾向。



2005年,美国12-17岁的孩子中8.7%有抑郁症状,2014年该比例上升到了11.3%;德国2014年在1001名12-17岁的青少年做抽样调查,抑郁比例在8.2%。也就是说我们的数据和西方国家比,比他们高了2-3倍。



3
严重病患比例高居不下


研究者对近1300名中国深圳的初中生在初一和初三分别作了两次(2016与2018年的11月)追踪性的抑郁情况调查,发现这批孩子初一的时候抑郁症状的平均比例为33.4%,初三抑郁症状的比例为28.8%,其中有严重抑郁症状的数据一直保持在17%左右。



平均下来,每3-4个初中生,就有1个有轻度抑郁倾向,每6个孩子就有1个有严重的抑郁症状。



看得出来,放眼全球,我国青少年抑郁问题已经处于相当严重的地步。青少年抑郁症,不止于新闻和别人家,它可能随时或者已经发生在我们周围,甚至我们自己家里。它不是个案,而已经发展为一种社会问题。作为父母,关注青少年抑郁症已经成为必修课。





联合作者/小马君



宾夕法尼亚大学教育学硕士,曾任职于美国最大的早教机构之一的Bright Horizon,拥有扎实理论基础和丰富实战经验。(小马君受常爸之邀,到“常青藤爸爸”公众号开设专栏,和大家聊聊科学育儿。)



本文干货


❶ 放眼全球,中国青少年抑郁症患病群体数量、比例、严重程度都处于高位;



❷ 成绩差的孩子,更容易得抑郁症;



❸ 家庭功能不全,会导致孩子容易有抑郁倾向;



❹ 15个维度,让父母知道怎么预防孩子抑郁。



❺ 积极的反馈和有爱的氛围,让孩子远离抑郁。



说实话,看到上面这些数据,常爸和我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除了知道现在的情况可能真的很严重外,我还在论文里收获了一些“很意外”的发现。



成绩差的孩子,更容易不开心



论文作者总结出三个核心结论:





① 整体上初中孩子抑郁程度是下降的,但患有严重抑郁的学生在三年中的比例几乎没有变化,达到17%。



② 女孩子抑郁的比例比男孩子高,此外,学习成绩差也是一个风险因素。



③ 家庭功能的完整,青少年有积极的发展因素,可以很好地抵御抑郁风险。




除此以外,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一点:家庭中有二胎、父母的文化程度低、家庭成员间不往来、家庭收入低等因素都会增大抑郁的风险。



成绩差的孩子更容易得抑郁症。很多人从一些新闻报道中会得出一个结论:学习成绩好的孩子好胜心强,玻璃心,受了打击容易轻生,但其实从大数据的分析来看,成绩差的孩子更容易抑郁。



这也给我一个提示,那就是判断一个孩子是否抑郁,不能凭借主观臆断,还是要专业。



于是,我专门找到了这篇论文调查所用的工具抑郁量化表CES-D(Centerfor Epidemiological Studies-Depression)。这是一个应用颇为广泛的抑郁测验:



看表测试是否有抑郁倾向:

 







向上滑动查看更多测试问题

1、以前不会担心的事现在开始令我忧心。

2、我不想吃东西,胃口很差。

3、即使在朋友和家人的帮助下,我也无法摆脱低落的情绪。

4、我觉得自己和别人一样好。

5、我无法集中注意力去做正在做的事情。

6、我觉得沮丧。

7、我觉得做每一件事都很费力。

8、我觉得自己未来一片光明。

9、我觉得我的一生都是失败的。

10、我觉得害怕。

11、我晚上睡得很不好。

12、我很快乐。

13、我说话比平常少。

14、我觉得很寂寞。

15、人们对我不友善。

16、我很享受生活。

17、我有时会无缘无故地痛哭。

18、我觉得很悲哀。

19、我觉得大家不喜欢我。

20、我感觉自己无法进步。



✍评分规则:



0:几乎没有(少于一天)
1:很少有(1-2天)
2:经常有(3-4天)
3:差不多一直有(5-7天)



注:第4、8、12、16题为正面描述,因此算分时需要反过来算。比如如果你觉得几乎没有描述中的行为,得3分,程度越高,分数越逐级递减。



16分是心理学家们区分抑郁症患者和非抑郁症患者的分界线:



≥16分,抑郁症患者;

16-20分,轻度抑郁;

21-25分,中度抑郁;

25-60分,重度抑郁。



这个测试很简单,但想要准确的答案,必须要诚实回答每一个问题。另外这个量表主要测试最近一周内的情绪状况,所以在不同阶段得到的结果可能完全不同。



不管测试结果如何,下面这个问题更重要,那就是哪些因素导致青少年抑郁?



作为家长,我们又能做些什么?



抑郁的两大原因:家庭和自我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调查报告总结的第三个核心要点已经说得很清楚:家庭功能完整,青少年有积极的发展因素,可以很好地抵御抑郁风险。



也就是说,防止孩子抑郁要从两个方面入手——家庭功能(Family Functioning)+积极发展因素(Positive Youth Development)。



接下来,我们就各自分析一下。



1

家庭功能Family Functioning

一切爱皆始于家庭



家庭功能,就是保护和照顾家庭成员的职能。研究发现,如果孩子生活在一个功能健全的家庭里,所有心理需求能都够得到满足,发生抑郁的几率会大幅度降低。



一般来说,孩子对家庭的心理需求来自四个方向,这些也可以说是家庭功能的四个方面。



① 相互平等:指父母和孩子对彼此的付出是平等的。在父母有困难的时候,给孩子参与帮助的机会;当孩子有需要的时候,父母也积极地给予回应。



② 交流与连结:指家里没有冷暴力,所有家庭成员都愿意表达真情实感,能安全地表达情绪,在一起聊天。



③ 和谐大于冲突:指虽然有冲突,但整体上家庭主旋律是和睦的、开心的,家庭成员之间可以互相调侃。



④ 积极的情绪氛围:指家庭的情绪氛围是温暖的,充满爱的。每个家庭成员都发自内心想回家。         







总结来说,这四个方面其实就在讲一个字“爱”,爱彼此并能让彼此感觉到爱。当孩子出现抑郁的情况,一定要先从自己、从家庭功能上寻找原因,看看这个家还是每个人都向往的地方吗?



虽然家庭和父母是导致孩子抑郁的重要原因,但并不是所有孩子抑郁都是因为家庭或父母,很可能和他自身看待事物的视角有关系。因为一个在肯定中长大、与周围连结是安全的孩子,才能放心地向他人抒发负面情感,进而降低抑郁的风险。



2

青少年积极的发展因素(Positive Youth Development)

我微笑的时候全世界都在对我笑



那什么才是青少年积极的发展因素呢?这个问题是发展心理学的重要内容,不同的研究者也给出了不同解释。



其中,华盛顿大学教授Catalano和团队在梳理大量研究后,提出了青少年积极发展的15个维度”,形成了更具操作化的定义。内容较长,但读下来你一定不虚此行。



01
Bonding 人与人之间连结的感知能力


建立和孩子之间的连接,最好的方式就是真实和真诚,分享真情实感,同时真诚地倾听孩子,用心交谈。当孩子能自然地寻求帮助,能有交心的朋友,也就有了连结的能力。



02
Resilience 抗击挫败的能力


我很喜欢一个爸爸对女儿说的一句话:



我们不是为了成功而努力,是因为我们本身喜欢这件事情就心甘情愿地努力,把过程做到我们自己最满意,结果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父母在培养孩子抗挫败能力中,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自己面对“失败”的态度。如果我们能做到坦然面对失败,并愈挫愈勇,那么孩子的抗挫败能力一定不会差。



03
Social Competence 社交能力


随着孩子长大,同伴的影响力会远超父母。父母要给孩子提供社交的机会,学会与别人相处,学会倾听,学会真心相待,找到发泄负面情绪的窗口。





04
Emotional Competence 情绪能力


情绪能力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正常表达负面情绪。而生活在积极的家庭情绪氛围中的孩子,情绪能力也会更强一些。因为他们在面对坏情绪时会更有弹性,也会更容易感知到情绪中积极的一面,往往一个玩笑或无厘头就可以消解。



05
Cognitive Competence 认知能力


通俗点讲,就是孩子的成绩不能太拖后腿。研究中也发现,学习成绩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抑郁程度,成绩差的孩子更容易抑郁。



成绩在学校里会成为“社交筹码”,好的成绩可以成为炫耀和自信的资本。但如果孩子不是学习的料,可以挖掘孩子身上其他的闪光点,比如画画厉害、唱歌厉害,或者社交达人等。让孩子知道自己总有一个认知能力超群的地方就行。



06
Behavioral Competence 行为能力


指孩子是否有面对和处理棘手情况的能力,比如拒绝别人或和别人有冲突等。这种能力,主要取决于平时他们经历了多少。



当父母愿意让孩子摔跟头,并在摔跟头后给出建设性的反馈,分析正确处理方式时,孩子的行为能力自然会提升。



07
Moral Competence 道德能力


这里主要是青少年对于“自己”的道德评价,作出正确的道德判断,作出利他行为等。培养道德能力,“身教”永远大于“言传”。



08
Self-determination自我决定能力


指孩子有决定自己事情的权利。越早让孩子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甚至是让孩子多吃亏,孩子也就越早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决定。



09
Self-efficacy 自我效能


“自我效能感”,就是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走出困境。培养这种能力,最重要的就是相信孩子,陪着孩子经历委屈,帮助孩子走出困境。



10
Spirituality 意义感



《吾心可鉴:澎湃的福流》的作者彭凯平教授曾说:“幸福是有意义的快乐。”



所谓有意义,就是我们活着、做的事有价值,比如我写文章。当一个人发现意义的存在时,也就会活得更快乐。



所以当孩子问“活着有什么意义、为什么要学习”时,不妨静下心来和孩子一同深入探讨,发现意义。






11
Beliefs in future 对未来充满希望


为什么孩子会因为成绩差抑郁,就是有太多家长认为未来有希望的唯一方式就是好好读书,让孩子看不到希望。



孩子成绩差,更需要真诚的沟通。让孩子知道未来有无数可能,知道除了成绩还有很多能力更重要,比如坚强、沟通、社交等,让孩子寻找自己真心喜欢、有幸福感的事情。



12
Clear and Positive Identity 清晰且积极的自我认知


对自我的认知很大部分来源于他人对自己的评价,这也提醒父母们要注意自己的语言,既不能辱骂、贬低孩子,也不能夸大其词地表扬孩子,最好的做法是客观评价。



当孩子说“我不行”时,要帮孩子认识到不是“人不行”而是“事情没做好”,鼓励孩子改变措辞,找到自己失败的原因,这样孩子就不会轻易地对自己全盘否定了。



13
Prosocial involvement 亲社会性的参与


通俗点讲就是喜欢管闲事。比如什么志愿者活动,社团活动,帮助别人补习功课。如果都很积极地参与,那么抑郁的风险也会降低。所以,周末适当带孩子干点无用的事儿也很有意义。



14
Prosocial norms 亲社会性的准则


通俗点讲就是有大爱,爱憎分明。比如有些孩子喜欢喂流浪猫,愿意给偏远山区的孩子分享自己的玩具,会非常同情街边乞讨的人,会对不守规则的人非常反感,比如大声对爸爸说,你不准抽烟!父母要做的就是尽可能不阻止这种表达,尊重孩子,接受孩子说得对的准则。



15
Recognition Positive Behavior 对于积极信号的感知


这其实有和大人的反馈息息相关,不要只关注孩子的负面行为,也要发现孩子身上的闪光点。



比如我们可以和孩子玩游戏,每天发现对方身上2个闪光点。养成习惯后,孩子就会更容易看到别人好的地方。



终于写完了15个维度,很长,但每一个对父母来说都可以立即拿来用。



孩子得了抑郁症,你可以求助他们



虽然做了这么多工作,但小马君也深知,治疗一个抑郁症患者或者改善抑郁倾向绝不轻松。如果你家孩子真的有抑郁症,建议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国内目前的心理咨询还处于发展阶段,但有几条热线很值得推荐。



1
12320卫生健康热线


12320是中国卫生健康热线,每个地方都把各地的心理援助热线并入了这条热线中,比如上海拨打12320转5号,就能接通上海本地的心理援助热线。如果你有任何需要帮助的,这个是最官方的渠道了。



2
12355青少年法律维权以及心理咨询热线


这条是主要是针对青少年的,孩子本人如果不想父母有过多的干预,可以自己拨打,也会有专业的人士做解答。



3
400-161-9995


这是中国24小时免费希望热线,也叫做生命危急干预热线,是一个民间的组织,但是里面的心理咨询师都非常地专业,主要做生命与危机干预。




常爸说




说实话,看完小马君的总结后,常爸最大的感受就是踏实。面对青少年抑郁症,父母们终于知道能具体做些什么,去影响孩子。



但亡羊补牢永远不如防患于未然。不管是家庭功能还是自我积极因素,其实背后透露的都是父母的教养方式,父母给孩子的反馈模式。当我们能抱着尊重、诚实的心态,与孩子诚实沟通,用爱铸就亲子关系时,抑郁症这个魔鬼也许就无缝可钻。



参考文献:

Yang, X., Lau,J. T., Lau, M. C., 2018. Predictors of remission from probabledepression among Hong Kong adolescents–A large-scale longitudinalstudy.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29, 491-497.https://doi.org/10.1016/j.jad.2017.12.080.

Tang, X.,Tang, S., Ren, Z., Wong, D., 2018. Prevalence of depressive symptomsamong adolescents in secondary school in mainland China: A systematic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https://doi.org/10.1016/j.jad.2018.11.043.

NationalHealth and Health Commission (2018).http://www.nhc.gov.cn/wjw/zccl/201805/93bd24e3199c4bd9bfae5ff6a258bcdb.shtm

Mojtabai, R.,Olfson, M., Han, B., 2016. National trends in the prevalence andtreatment of depression in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Pediatrics138, e20161878. https://doi.org/10.1542/peds.2016-1878.

Wartberg, L.,Kriston, L., Thomasius, R., 2018. Depressive symptoms in adolescents:Prevalence and associated psychosocial features in a representativesample. Deutsches Ärzteblatt International 115, 549.https://doi.org/10.3238/arztebl.2018.0549.

Zhou, M.,Zhang, G., Rozelle, S., Kenny, K., Xue, H., 2018. Depressive symptomsof Chinese children: prevalence and correlated factors amongsubgroup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health 15, 283. https://doi.org/10.3390/ijerph15020283.

Shek, D. T.,Ma, C. M., 2010. Dimensionality of the Chinese Positive YouthDevelopment Scale: confirmatory factor analyses. Social IndicatorsResearch 98, 41–59. https://doi.org/10.1007/s11205-009-9515-9.

Chi,X., Liu, X., Huang, Q., Huang, L., Zhang, P., & Chen, X. (2020).Depression in Chinese adolescents: Prevalence, changes, andsocial-demographic correlates. Journalof Affective Disorders.

 

 

链接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