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195】中国真正开始用心学习计划经济是在什么时候

xilei 发布于 2020-7-3 9:38:00

【1】前世是天使2001

1997年高考后,我根本没有填志愿,原因是邱老师告诉我:如果想要复读,就不要填志愿了,如果填了志愿,被哪个差的学校录取了,档案就会被提走,无法再复读了。
现在看来,就是个“坑”。

至今我也很疑问,我没填志愿,老师女儿是如何去上的北京某校,而且老师的女儿也叫“苟晶”。

两种假设:

1.假“苟晶”有把苟晶的档案提走

老师女儿这个假“苟晶”,用的是我的名字,那么谁有能力帮她名字改成“苟晶”的。

苟晶的档案被提走了,老师曾告诉苟晶,如果档案被提走,就无法复读了。那我1998年的复读又是怎么可以读的呢?在我名字和身份证从来未变的情况下,谁又“特意”为我伪造了一份档案呢?

我的准考证上的照片是我本人,那假“苟晶”所持的准考证上面是谁的照片呢?和我本人相似度很高吗,以致于无法识别吗?

2.假“苟晶”没有把苟晶的档案提走

那假“苟晶”去北京上学的档案是从哪里来的呢?
苟晶既没填志愿,档案也未被提走,那假“苟晶”是如何去上的北京某校呢?
如果不用提走档案,就能去北京某校,那老师当时告诉我的“被哪个差的学校录取了,档案就会被提走”,那这句话为何用在他女儿身上,假“苟晶”被录取了,却用不着提档案了呢?

在我的脑子里还有很多很多无法破解的疑问,这只是关于档案方面的疑惑。

老师千里迢迢来“看我”,我为什么拒绝见邱老师?

我也按时间线来陈述事实

1997年高考过后,我放弃填志愿,决心复读。(不填志愿是怕如邱老师所说,档案有被差的学校提走的风险,所以放弃填志愿,一心一意准备复读。)

2002年我收到邱老师的道歉信,信中只字未提他的女儿也叫苟晶,只是说用了我的成绩,却未说也用了我的名字。(名字可是跟档案挂勾的啊!)

2015年,我知道假“苟晶”仍在用苟晶这个名字在某校工作,这是爱上我们这个“苟”姓了吗?是死心踏地要做“苟”家的子孙了吗?(此时,我才笃定,我是被顶替,不是只是用了我的成绩那么简单)

2016年,我从同学群里看到邱老师女儿的照片,跟我长得有些相似。(我心里发抖,我就怀疑是不是自己早就被选中了,是那个要被顶替的人选。)

2020年6月22日下午,我实名举报至山东省教育厅并发帖。

2020年6月23日18时左右,邱一家四口到我山东济宁老家,顺道去找我母亲“拉家常”。(这段拉家常,只字未提顶替,也未提道歉,却带来了礼品及1万元现金,顺带提到了我妹妹的孩子即将中考)

2020年6月24日12时左右,邱与几个陌生脸孔的男人直达我浙江湖州办公厂址。(不容易啊,时间这么紧凑,可以说是马不停蹄,跨越两省700多公里。)

用工厂对面小卖铺的湖州手机号打我电话,连打四个我未接,同事帮我回过去,知道是老师到了,同事即下楼去见他,我在楼上未动。

到达厂区以后,邱老师跟门卫谎称,他是我妈妈的表亲,82岁了,我妈妈没文化,他代表我妈妈找我有点事,骗过了门卫师傅放他进厂。

见到我同事后,邱老师跟我同事说,他82岁了,从山东起来,他女儿和我有矛盾,我同事说“什么样深仇大恨的矛盾,要你一个老人家来解决,你女儿为什么不自己来解决?”他回答是他女儿能力没有他强。

一桩桩,一件件,我没有看到邱老师丝豪的真诚忏悔,反而是欲盖弥章的谎话连篇。

“人有善念,天必佑之”,那一刻,我决心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再见他。当时脑子里就非常明白,如果我见了他,他万一下跪怎么,万一装死怎么办,万一心脏病发怎么办,万一……
他七八十的高龄,在我面前,他有一丁点的闪失,我都负担不起。

每一个善良的人心中都住着一尊佛,如果你推倒了“佛”,那么就要面对“魔”,不要拿人的善良当软肋!

不要试图去挑战人的底线!

 

 

【2】@黄章晋ster 

中国真正开始用心学习计划经济是在什么时候?

你一定想不到,是八十年代。

科学严谨的计划经济,首先需要准确的计量统计,这个问题到八十年代都没解决。

1985年,上海市投入产出表的设计和编制获上海市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这个研究的参与者孙恒志老先生,理工科出身,笃信科学计划经济,又被赋予重任,理所当然是铁杆计划经济派。

他后来突然发现自己的研究,在方向上整个儿就不对。他在大象公会《真正的计划经济是什么样的》一文后,留言讲了这种转变的原因:

80年代初,我就是个计划经济派。

1979年我刚到上海社科院,所长派我参加中国社科院经济所主办的计量经济学习班。

办班地点在颐和园龙王庙,为期两个月,主讲人是大名鼎鼎的劳伦斯克莱因(学习班结束不久他就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其他还有邹至庄、刘遵义、粟庆雄等人。国内一些名教授如胡代光、厉以宁也来讲过课。

我在学习班承担了一项任务,就是整理克莱因的讲稿,为此花了不少功夫,促使我对计量经济学加深了了解。

当时我的想法是,中国号称社会主义,但在毛长期折磨下,从来没认真搞过计划经济,现在有了计量经济方法加上计算机技术,应当可以通过加强、完善计划的科学性,来促进经济发展。

回上海后我搞了两个课题,一是为高桥化工厂建立企业生产模型;二是参预市统计局编制投入产出表的工作。

这两个项目都很成功,还得了奖。但意外的是,我却因此转变了思想,走向体制改革派。

根据高桥化工厂模型计算,如果改变一下生产调度,企业就可以净增300多万元收入,这在当时也算得上是个惊人数字了。

但厂长问我,要是企业当年把生产潜力统统发挥掉,明年上级再压增产指标怎么办?

编制上海市投入产出表时,我非常积极,还写论文就表式设计原理提供建议。

花了近两年时间,总算把全国第一张地区投入产出表编制成功,之后却被束之高阁,原因是同现行计划指标不衔接。

这两件事彻底动摇了我对计划经济的信念,原来,中国经济根本弊病,不在计划不完善,而在体制不合理。不改革现行经济体制,就谈不上现代化建设。

……

前浪如是说。

 

 

【3】湖边的灰狸女士

我从小就没有见过我妈游泳。我们一家人去海边旅游时,她总是坐在岸边看包的那个。游泳馆或者是夏天的湖滨,她也从来不去。我二十多年来都因此坚定了一个想法:我妈根本不会游泳。
我生团英俊那年她到德国来照顾我,预产期二月,正好在德国最凄风冷雨最没看头的时节。我们虽然身处博登湖旅游区,但在这种季节也实在没有什么好地方可以带她去。除了本城一个温泉馆。
我就告诉她,哪怕你不会游泳,也可以去那里泡一泡,多舒服呀。她很惊讶的反问我:"你怎么觉得我不会游泳?你外婆家边上那条大河你还记得?我们兄弟姐妹夏天都是在河里玩一夏天的。" "那你怎么从不下水?" 她不假思索的回答:"我这么胖,怎么好意思穿泳衣啊。"
我妈确实长年超重。她年轻时是非常漂亮苗条的,生了我弟弟后补的厉害,胖了一些,但也只是丰腴绝不是肥胖。但为了摆脱这个丰腴体态,她吃减肥药节食,不但伤害身体,还造成了更严重的反弹。如此往复几次,身形就停留在肥胖阶段了。
她是个爱美又骄傲,性格强势但很聪明的女人。她这辈子最苦恼最被打击最令她没自信的就是身材。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是可以和妈妈一起逛街互相挑选衣服的时候。她爱买爱逛,但能买到衣服的次数越来越少。情况恶劣的时候,她多看衣服几眼去摸一摸面料,都有售货员直接开口:"这衣服没有你的码,你看看这件," 说完就或指或拿的给她介绍一些痴丑的大码女装。
我妈的逛街口头禅是:好看的只要有我穿的码,多少钱我都愿意付。有了淘宝以后就好很多,加上裁缝定做,也能满足她四季的衣柜定期更新。
但是泳衣这种最暴露身材的东西,她确实有几十年都没有穿过了。
我带她去逛街,去Karstadt看大码女泳装。让她看看德国大街上不管什么身材的女人,是怎么昂首阔步自信出街的。
她一个深受各方身材羞辱几十年的人,我以为会备受鼓舞,能抛去心理包袱,买了泳装和我一起去泡温泉。没想到,她不但依然不愿意穿,还像身材羞辱她的人那样去评价比她更胖的人的身材。
当然了,母女之间什么话都是可以说的。我也告诉她,你在德国绝对不可以这样笑话别人胖。你要看到的是人家即使是胖,也一样能活得自由自在,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不用去介意别人眼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德国短短的时间肯定是没有办法扭转她几十年来的身材自卑的。
反正一到夏天,我在水边,看着身材和我妈差不多的女人穿着比基尼,就会想:要是我妈在这里就好了,让她看看,胖又怎么样,谁敢去对她说三道四?谁管得了她能穿什么不能穿什么?谁敢叫她以后都最好不要吃晚饭?
我妈虽然没有CK那位出现在大展板上的变性黑人模特胖,但看到一连几天都被刷到我首页上的这个话题里,群涌而起高度一致的身材外貌羞辱评论时,我就总会想起陪我妈逛泳装部时,她震叹、向往又怯懦的表情。
我妈从来没有体验过无关外表的自信,也从没有体验过作为一个超重女性不被任何人当面嘲讽同情排斥的社会氛围。
那么多人说这种又丑又胖的人只能靠政治正确当模特,实在是恶心别人。我觉得真正恶心的是,不去想着为这种边缘身材、非主流审美长相的人提供一个健康自信的社会氛围,看到他们有幸得到了一个难得机会来展示自己,还要裹上一嘴粪跑去嗤嗤喷的人。
他们反的不是政治正确,实际上针对这名模特政治正确buff点受到的攻击是很少的,绝大多数都是在攻击她的外表。他们反的其实是不分美丑性别都应该得到的包容、尊重、机遇。 

 

【4】李子李子短信

本来想长篇大论的,但肯定跟昨天晚上一样跟杠精战斗精力-84.5%,那么只简单说一下肥胖歧视吧。(有点承接昨晚的议题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
- 许多人看到过胖的人(不是我们说的那种微胖哈)出现在广告上,第一反应是抗拒的。许多人提到了「不健康」,觉得以胖为美不好不应该推崇。
- 那如果残疾人出现在广告上,会有人觉得这个世界在以残疾为美么?鼓励大家都去打断自己的一条腿?相信这么想的人很少。相反,残疾的模特出现在T台或者平面硬照上,都是冠以「励志」的标签为多。
- 因为很多人心里还是觉得,胖是一种罪恶,而不是一种缺陷。
- 胖本身不是一种疾病,只是疾病的风险指标。有身材完全健康的胖人,就跟你携带一个缺陷基因但是不发病差不多道理。但从统计上说,过胖带来各种问题的可能性很大,我们鼓励一般人尽可能的保持身材。
- 但保持身材很难成为一种义务,跟「一个人要遵纪守法」差了十万八千里。
- 胖是基因性+社会性的。有的人天生胖(父母胖)、青春期肥胖导致胖(父母喂胖)、病理的(激素治疗)、社会环境的(买不到健康的食物、压力过大)、心理的(抑郁、焦虑导致的暴食)。去问那些十分肥胖的人,绝大多数都有上述一两个诱因。
- 而阻止过胖的人努力恢复健康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社会的歧视、排挤、不包容,导致的自暴自弃。
- 我知道想要「包容」,需要挑战很多人的视觉承受底线,很多人摆脱不了根深蒂固的对胖子审美上的厌恶。自己不喜欢其实没关系,做到不诋毁、不随意评判、不歧视,这个我相信大多数人都可以。
- 回到广告本身。广告在过去三十年产生了相当大的变化,引发认同与消费的方式也变了。大码人士有消费需求,这是肯定的,当下的广告会更多地反映各种层次的消费需求。不仅是女性,男性大码模特也在增多。总体来说是好事儿。
- 不谈什么 zzzq 啥的,对别人好一点,别人也对你好一点,社会能包容你的缺点和不完美,大家都活得轻松自在一些,就这么简单,别上纲上线了。 

 

 

【5】洛之秋

福山几乎每次被采访都要被问及“历史的终结”,估计他也有些无语,毕竟读者对这个让他暴得大名的词有太多望文生义的想象。进入思想史无一例外是要有门槛的,福山比较懊恼的可能是,大家不知道他说的history到底指什么,也不知道他说的end有何深意。
福山希望大家预先要看看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尤其是通过柯杰夫带到法国思想界的那个黑格尔,从柯杰夫再到阿伦布鲁姆再到福山这里的线索)和尼采"最后的人",然后才能和他继续深聊"历史的终结"。
不过他也承认,自己这些年对“历史的终结”有了很大的思想转变,主要是他开始意识到了两点:1)建立一个真正的自由民主社会,比他想象的要难得多;2)一个自由民主社会的堕落和倒退,比他想象的要容易得多。

 

 

【6】国安法的一些要点

 

【7】胖虎鲸

刚去查了下,跑路好像是这么回事,下文的“我”是“周鸿祎”:
一天早上,我和平时一样正准备从家里出发到位于四惠桥边上的公司上班,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和我多年并肩战斗的老齐。拿起电话,我听到了他说:“公司里来了30多个警察,你赶紧逃。”
我本能的反应是——事态升级了。
原来,随着“360扣扣保镖”的装机量急速上升,有人已经举报到了公安部,希望将360的反击定义为“刑事犯罪”,认为360破坏了QQ的软件和计算机系统。本来是腾讯和360两家公司之间的商业竞争,现在已经上升到让公安机关来关注的高度。而且,这些警察来自外地。
30多个警察当时出现在北京四惠桥畔的360公司总部,如果我出现,虽然不知道是否会被带走调查,但我和老齐都本能地知道,在一场大战即将爆发的生死关头,无须任何坐实的犯罪指控,只要传出360公司创始人被警察带走调查的消息,就算我们没有任何问题和错误,舆论天平也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向一边倾斜,我们可能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而一段时间公司没有核心领导人,就像战场上没有了将军,势必导致军心涣散,大军溃败。
这个时候,容不得丝毫闪失。
“你看看你现在能飞哪儿,就赶紧先飞过去。剩下的以后再说。”老齐对我说。
在车里,我翻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护照,看了看上面所有签证的有效日期。10月28日我刚刚从香港回到北京,此时我还有香港的有效签注,因此返回香港是最便捷的选择。
“我有香港的签证,还有日本和美国的。”
“去香港吧!”
“嗯!”
这一刻,我好像来到了《盗梦空间》的某一个时刻,不知道处在梦境的第几个层次。
“掉头,直接去机场!”我对司机说。
车掉头后开向了首都机场,我直接飞到了香港。
确实如同《盗梦空间》里某一幕的重演,男主人公来不及最后看一眼自己的孩子,就被带走了。而此时此刻,我最想见到的也是自己的孩子。

 

【8】茨威格死于昨日世界

这段时间断断续续重读了《人类群星闪耀时》,发现我现在最喜欢写托尔斯泰那篇,里面虚拟的托尔斯泰和大学生的对话,在今天来看仍然是成立的,是人类永远无法解决的矛盾。
大学生甲:(愤怒地)我恨他们所有的人,所有那些对人类不公的人。那些无所顾忌而血腥的畜生,我恨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不,列夫·托尔斯泰,您永远也无法让我学会对这些罪犯产生同情。
托尔斯泰:就算他们是罪犯,他们也是我的兄弟。
大学生甲:就算罪犯是我的兄弟,是我母亲的孩子,如果他绐人类带来痛苦,我也会像对待一只疯狗一样将他打倒在地。不,对于没有同情的人,不要有任何同情!在这片俄国的大地上,在沙皇和侯爵们的尸体被埋在地下之前,就不会有安宁;如果我们不强制实行的话,这里就不会有人道的、符合道德的秩序。
托尔斯泰:没有一种道德秩序是可以通过暴力来强行完成的,因为任何暴力都不可避免地产生新暴力。只要你们拿起武器,你们就是在制造新暴君。不要去推翻他,要拒绝他。
大学生甲:但是,除了摧毁权力以外,没有与权力对抗的手段。
托尔斯泰:我承认。但是永远也不可以使用一种自己不认可的手段。真正的强大在于,请相信我,不以暴力来回答暴力,而是通过退让使暴力无能为力。福音书上写着……
大学生乙:(打断他)啊哈,别提您的福音书了。教士们早就把它做成了烈酒,为的是让老百姓变得迷迷糊糊。两千年前就是这样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否则这个世界也不会这样满是苦难和血迹斑斑了。不,列夫·托尔斯泰,用《圣经》里的话是无法让今天的剥削者与被剥削者、主子与仆人之间的鸿沟缩小的:在这两个河岸之间有太多的苦难。成百的,不,上千的信徒、乐于助人的人在西伯利亚或者监狱里忍受饥寒,明天还会有成千上万的人经受同样的命运。我问您,难道就因为那么几个有罪者,就真的要让这上百万的无辜者继续受苦?
托尔斯泰:(自我克制地)他们受苦还要好于再次流血。恰恰是无辜者的苦难在反对不公时才有用、才好。
大学生乙:(狂野地)您用“好”这个词来说俄国人民千年来无尽无休的苦难?现在,您去监狱里,列夫·托尔斯泰,您去问问那些被鞭打的人,问一下我们的城市和乡村里忍饥挨饿的人,是不是这痛苦确实是好。
托尔斯泰:(愤怒地)肯定比你们的暴力好。你们真的相信,用你们的炸弹和手枪,可以将恶行从这个世界上铲除?不能,在你们自己那里,就是恶在行动。我再对你们说一次,为自己认定的东西去受苦,要百倍地好于为它去杀人。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