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199】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危险

xilei 发布于 2020-7-14 9:39:00

【1】noin19

你们体验过完全基于有罪推定的审讯吗?我算是经历过了。
在波士顿洛干机场候机口等着回国,ipad里放着哈佛的死亡公开课,教授说“我马上要剧透《2001太空漫游》了,没看过的捂住耳朵。”正好还有两个小时登机,把这部看了吧。
紧接着就被美国海关叫去,进了登机口,在连接着飞机的地方有个透明平台,桌子上放着我托运的笔记本电脑和一个U盘。两个海关人员说是就例行检查,让我放松。一开始扯着有的没的,比如问本科是什么学校,给你写推荐信的教授的姓名,还很认真地在小本子上记录。
问到我平时和室友聊什么,我说动漫,他一激动“啊我喜欢看Full Metal Panic"。我心里一嘀咕”哼伪宅“,然后附和一句”哦我也喜欢Attack on Titan“。最终,审问深入到了关键。他们指着桌子上的所有东西说,是否有任何研究资料,如果撒谎的话你需要负责。我只能承认,U盘里有我的分子模拟数据以及分析。
这之后,他们不再掩饰意图,所有询问的目的,都是为了逼迫我承认,我将NIH资助的研究资料,带到某个中国研究机构。实验室的NIH proposal被翻出来,他们找到一个algorithm的单词,问我这是什么算法,是不是机密,我看着那个随便都能搜到的REMD增强抽样一脸黑线。我帮一个本科生做暑研时跑的Kawasakii Dynamics(一种贼简单的二维格点模型)被翻出来,问这和NIH有什么关系。
即便再怎么解释,他们都一再重复It doesn't make sense。怎么可能NIH资助你们就为了跑这一些模拟?你肯定隐藏了什么机密要带到中国。我一个做dry lab的还能有什么实验数据。
最后,他们跟我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是不是把要这些东西带到中国的研究机构?”不然的话,我没有办法帮你。“帮我什么?帮我定间谍罪送进监狱吗?
结果是,我的所有电子产品,包括手机、Ipad、几台笔记本电脑、移动硬盘全被扣留,给了我一张收据,说是需要几个月检查。
整个过程持续两个小时,我面对的是他们压倒性的恶意,一切的询问,都是基于我是运输机密资料的间谍这个前提。询问的地方是连接登机口和飞机的过道,我只能看着其它旅客一个个登机,直到没有其他人,只剩下我一个没有登机,精神濒临崩溃的界限。
当飞机起飞,我才意识到,我在法兰克福转机可能需要手机的健康码,否则可能要滞留德国。两个小时,是对我的工作、人格和尊严的全面否定。精神稍稍放松后,各种情感涌入内心,愤怒,委屈,无助……我呼喊着谁能来救我,留下泪,哭累了就睡着了。
大概睡了一个小时,醒来后心中只留下了愤怒。世界的恶意,或者是这个mgzf的恶意,毫无保留地向我倾泻。个人和学术,就是可以被荒谬的政治轻易地影响。突然又觉得非常好笑,现在还有什么机密资料一定要用硬盘物理转移?模拟数据?用个开源软件设置好参数随便就能跑。真正的机密资料是我的大脑,其它的这些损失,肝个几天就能复原。想要把机密资料留在美国?那么请把我的大脑留下吧。
还好,kindle和psv没被扣留。我在飞机上读起了加缪的《鼠疫》,这时候读再适合不过了。
早上六点到达法兰克福后的行动,我在飞机上就清晰地构思好了。先向汉莎客服询问健康码的要求,接着再向中国大使馆求助,获得没有健康码乘机的保障。一开始打不通德国的,汉莎客服帮我查到了瑞士的,一个很有元气的小姐姐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告知了我驻德国大使馆的紧急电话。驻德国大使馆一个好像没睡醒的小哥哥,用受受的语气告诉我临起飞前如果汉莎有健康码要求,可以再拨通这个电话,他会帮我确认。至此终于安心。
之后用psv联上网(索尼大法好!),微博上和朋友们说了自己的情况。然后找个没人的角落,静静地享受了德国超便宜的三明治和啤酒,用psv拍了张照纪念(索尼大法好!)
从登机到入境检疫、隔离,虽然没有手机有些不便,但没有其他意外。现在已经在上海的酒店隔离一天了,用家人送来的电脑写下这段经历。
在出发的前一天,还和朋友调侃说”感觉什么也没留下,什么也没带走“”你带走了阅历和知识啊“,结果真的只带走了这些,不过这句话一直支撑着我。
真的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的研究吗。分析?数据?这些肝个几天就能肝出来了。让我人回来才是最大的泄密。F**k you bitches! I'm back!我他妈的还爱着这个操蛋的世界!
该去看《2001太空漫游》了

 

【2】@蔻蔻梁

前两天家里刷漆工作收尾,缺一小罐漆,一升,盘算了一下时间和成本,决定叫个跑腿服务。18块,天热,加了5块钱红包,很快就有人接单。
本来77块钱一小罐的依然没货,依然只有同色的高端版本,要168。之前没舍得,也不知道抠什么门,结果到底还是要买。

送货员是个四十岁出头的男人,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装着我们要的那罐漆。他不停道歉,说来时颠簸了一下,漆桶掉地上,洒了,问能不能立刻去再买一罐。
我们要补的地方很小,就问洒了多少,如果还够,也不必费这个事。
送货员非常窘迫地回答:洒了大半。他蹲下来打开漆桶,手有点抖,好不容易才打开,果然就剩个底儿了。他再次不停道歉,再次提出去买一罐赔给我们。唯一的请求是能不能先算他送达。
他道歉和解决问题的诚恳态度真的算“教科书级别”,让人心有点软,我提出新的一罐还是我付钱,但跑腿费不另付了。他推辞了两个回合,我坚持,他也就接受了。

他于是又跑去买了一罐送过来,满头大汗,一脸都是羞赧和歉意。他还是要求自己付这个钱,或者我付100,他付68。
我依旧给他微信付款码转了168,他哎呀了一声。抬头见家里的施工状态,想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提出:“我还会做水电工,要么我给你们做一点水电工吧?”
事实上我们并无任何水电活儿需要做,但我还是咨询了他一些水管子的问题,他回答了之后人就松快一些。
“要么你加我一下微信吧,”他又开始不好意思,“我还是个中介,贷款啊,房屋中介啊……其它什么中介我都可以做的,如果你,你如果有需要,都可以问我。”

昨天他在朋友圈里分享一条动态,他写:二宝满月,爸爸给二宝挣奶粉钱去了!配了三个小图标:

 

【3】@陈生大王

聊两句比较敏感的。财新网报道,冲入水库的公交司机,家中老宅当天上午遭拆。随后文章被删除。

今天北京开始排查公交司机,要找出谁有矛盾纠纷,并对重点人员进行防控。

受压的弱者砍向更弱者,无疑是一种懦弱的恶。但处理之道,不应该是把受压的弱者提前摁死。

如果你遭遇不公,你有矛盾纠纷,你家庭困难,就被认为可能是心态扭曲,要重点防控。那走到这一步,无论如何你的心态都会扭曲起来。

我不知道要怎么防控他们,但“防控”两个字已经透露出了某些意义。作为社会相对底层的劳动者,在他们困难之际,再剥夺正常工作的权利,只怕是雪上加霜。

公交司机可以排查,那幼儿园,加油站,医院怎么办。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危险。

无论身处何等阶层,我们在面对某些巨大的机器时,常常会有强烈的无力感,满腹委屈无处申诉。愤怒和绝望,是人类本能的回应。与其走向人人防控,不如疏通争取公义的渠道。

让再小的声音都能被听见,让弱者不再看尽人生的偏僻和荒凉,才是阻止悲剧重演,防止受害者转变为施害者最好的办法。

 

【4】@周玄毅:很多人以为,挖掘背景/关注细节/理解动机,就是与凶手共情,其实不一定,很有可能刚好相反。


就好比一个高压锅炸了,你去研究里面的细节,是因为想知道,同一个批次的高压锅,处于同样使用场景下的高压锅,会不会也存在危险。你不会问那只高压锅:别人不炸为什么你炸?冤有头债有主为什么乱炸?也不会问自己:如果是我会不会也炸?

你看,正是因为完全没有共情,你才能冷静地分析问题的细节,发现背后的原因。相反,嚷嚷着“我不管我不管我才不想知道这只高压锅发生了什么呢”,反而有可能是因为知道自己极易跟它共情。

跟恐同即深柜的原理差不多。

 

【5】@王天定:央视等官媒上,南方洪灾报道数量不算少,但是,洪灾到目前的社会关注确实也不高,看微博就能明显体会到。这是为什么?想想,原因也不复杂吧。官媒的洪灾报道,镜头跟着搜救队员,报道的基本是搜救队员奋不顾身,被困者悉数得救,被救者感激不尽,无形中,灾情的严峻、无数被困者的困苦无助,都在媒体视野之外。假如是当年市场化媒体兴盛的年代,这个视角一定不会空缺。而真正能够唤起舆论高度关注的,正是洪灾的严峻、紧迫,而不是 搜救行为的勇敢与成功。

 

【6】知书少年果麦麦

看《托尔斯泰最后的日记》,被大文豪的自恋程度惊到了,哈哈哈哈好可爱:

*
我开始鲜明地感到了这世界一切所谓偶然性的东西。
我——这么明了、单纯、聪明、善良的我,为什么会生在这混乱、复杂、狂妄、罪恶的世界里面呢?为什么呢?
*
多么奇怪啊,我爱着自己,但谁也不爱我。
*
自己依旧丑恶,但,心情很好。不能不感到喜欢。
*
有一件好事情——我觉得:自己已经越发进步,对于旁人的责难可以不介意了。
*
我自己是个可厌的人,但我知道自己的价值——只有一种,那就是善。
*
对于为灵魂而生活的人,最值得高兴的,就是:自己至少总没有从前那么丑恶了。这不是为着思想和语言的美丽而说的,这是我的真挚的——最真挚的、最近用实际经验来确定的精神状态。虽然很少,但知道自己正在进步,真是个大大的欢喜。
*
开始清清楚楚地省悟到:人生的意义只是存在于现在。应该完全避免关心未来或加以考虑。
应该避免赌博、猜谜,以及惦念着自己的行为将给人以怎样的印象,等等,我已经试做了许多次。并且,每次都成功了。
*
忍耐吧,列夫·托尔斯泰!努力吧。
*
当你意识到自己是个谦虚的人的时候,你马上就已经不是个谦虚的人了。 唉。

哈哈哈哈哈哈还有玩牌的这几段,是不是没有人能逃过这个诱惑?
*
真可耻,我竟沉迷于赌博的输赢中。
*
但我跟他们玩牌,一直玩到十一点钟。真可耻。打算要戒绝一切的赌博。
*
吃饭、象棋、闲话、纸牌、留声机。我觉得非常可耻,而且讨厌。再不要让那些事情翻来覆去了。读书吧。
*
提起来都觉得可怕:我已经三天多(四天不到)没有写过什么东西了。
*
我要避免玩牌。我想要避免赌博。只有在真实当中才有生活。
*
夜里,不想玩牌,然而我还是围在桌边看旁人玩。
(???

 

 

【7】不太老

怎样告躲在屏幕后面疯狂攻击你的人?其实很简单,完全指南来了。
如果你觉得微博上有人肆无忌惮地伤害您,您又不知道TA是谁、不知怎么告TA,一步一步这样做:
1,找你居住地的公证处,要求公证这些令你觉得受到伤害的帖子。通常大约1000元左右。注意,您要亲自去一下公证处。可以电话预约。保留好发票!有人最后会报销的。
居住地的含义是你现在居住的地方而不是户籍地,只需要有暂住证或居住证。
2,在你居住地的法院,提交诉讼。诉讼费约50元。如果觉得写诉状头疼,可以延请你信任的任何人,甚至不一定是执业律师。诉讼制度改革后,法院目前对此类诉状基本去了就受理。
律师费高低不等,不过不会白花钱的,把发票放好,最后也会有人报销。所以强烈建议找个律师并给予全面授权,他或者她会为您办很多事情,包括并不限于全权代理您出庭,您自己都可以不去。
我实践的时候,根本不想看见那些人,所以我一次都没出庭。说结果:赢了。)
3,重点来了。你要告的第一个人(法人)是新浪微博(微梦创科公司)。你要求他提供侵权人的信息。依据两高的司法解释(具有法律效力,附后),你的诉求会被法院支持。这时候,已经非常娴熟的微博律师会提出和解。你答应就好:给出涉嫌侵权人的信息,我就撤销对你的诉讼。这是庭前和解,具有法律强制效力。
4,她(我遇见的真是新浪微博的美女律师)很快会给出你希望找到的那个人的一大堆信息,包括他最近几年每一个帖子的IP地址,发微博的手机号,如果他带V,还有所有认证信息,包括身份证号码。
5,你如约撤销对微博的诉讼,追加那个你终于得到个人信息的、你真正想告的人,开始进入正常的诉讼环节。
6,胜诉,申请强制执行。
细节处理。如果您请了律师,他或者她也会知道这些:
1,拿到了微博提供的信息,比如一些IP地址、电话号码等等,你还是无法查出他的身份信息,导致法院无法进入正常的诉讼程序,怎么办?
律师可以填写附图的表,请法庭协助调查。很快,你就能知道他或者她叫什么、身份证号码、身份证上的地址(很重要)了。
2,不知道他当前的地址,怎么送达传票?
要求法院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邮递。如果因为未被签收、拒收等等原因退回,就更好了。你这时可以要求进行“公告送达”,手续费大约几十元到200元不等。发票也存好。公告会出现在某个法院指定的报纸上:XXX,某人已向你提起诉讼,请于什么时间之前与谁联系...
TA还不理?最好了。公告刊登60天后视同送达,法庭将在公告后择日开庭。TA不出现?最好了,法庭将缺席审理,并视同对方放弃质证和答辩权。这时候你只要回答审判员或合议庭的问题就好了。
3,对方拒不执行怎么办?
你的诉讼请求要包括要求对方公开赔礼道歉(很重要)、删除帖子、负担诉讼费、律师费、公证费、公告费及精神赔偿。
判决生效后,你可以去执行庭请求强制执行。删除帖子好办,法庭出个文,微博会照办的。赔偿也好办,你有他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执行庭会查出他的银行卡并强制扣除,不够扣的,他就是老赖,上黑名单。
赔礼道歉的部分,你一定要求:在微博置顶道歉N天(多少天你和律师商量,一般是7-15天)或(很重要!)在微博首页或你所在城市的报纸刊登判决书摘要N天。
这样,如果他拒绝在他的微博道歉,你可以申请强制执行刊登判决书摘要。其成本由被告承担,通常需要几十万到上百万元。如果不给钱,当然也是强制执行,他卡上钱如果不够,可以列入老赖,直到给付为止。
在此期间你可以公开征求对方财产线索,如房产、汽车、股票等,如果获得,可报告执行庭实施查封、拍卖。
4,如果对方是体制内的人士或者党员团员,不要忘记将此诉讼和执行情况,整理成文件,发给TA的主管纪检监察部门。依据新党规100条,有他或者她好看的。
附带说一下,还有被我诉讼、判决生效后的人迄今没有履行。别忘记,我在一定的时效内可以随时申请强制执行。去执行庭填个申请表,10分钟的事儿。我什么时候想起来去填报,看我高兴。
5,对方只是转发我可以告TA吗?
可以,而转发的阅读量越大,责任越大。详见附录的第十条。
附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摘要(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621次会议通过)。众所周知,最高法院的法律解释具有法律效力。
第一条 本规定所称的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是指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他人姓名权、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等人身权益引起的纠纷案件。
第二条 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实施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等终端设备所在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
第三条 原告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起诉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原告仅起诉网络用户,网络用户请求追加涉嫌侵权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为共同被告或者第三人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原告仅起诉网络服务提供者,网络服务提供者请求追加可以确定的网络用户为共同被告或者第三人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第四条 原告起诉网络服务提供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以涉嫌侵权的信息系网络用户发布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原告的请求及案件的具体情况,责令网络服务提供者向人民法院提供能够确定涉嫌侵权的网络用户的姓名(名称)、联系方式、网络地址等信息。
网络服务提供者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对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处罚等措施。
原告根据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的信息请求追加网络用户为被告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第十条 人民法院认定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转载网络信息行为的过错及其程度,应当综合以下因素: (一)转载主体所承担的与其性质、影响范围相适应的注意义务;(二)所转载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权益的明显程度。
第十五条 雇佣、组织、教唆或者帮助他人发布、转发网络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被侵权人请求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六条 人民法院判决侵权人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或者恢复名誉等责任形式的,应当与侵权的具体方式和所造成的影响范围相当。侵权人拒不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在网络上发布公告或者公布裁判文书等合理的方式执行,由此产生的费用由侵权人承担。
第十八条 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可以认定为侵权责任法第二十条规定的财产损失。合理开支包括被侵权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被侵权人因人身权益受侵害造成的财产损失或者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具体案情在50万元以下的范围内确定赔偿数额。 

 

【8】@张批话:相比于国外,国内生活的便利之处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于大量且廉价的劳动力。普通人很难改变这种现状,也未必要为之承担道德责任,但至少应该意识到这种便利是基于对另一部分人的剥削,没那么值得对外人炫耀。

 

【9】“在当代世界里,显然对冲动有一种极深的、破坏性的不信任。长期以来,你们支持智力与理性、逻辑思考和客观性,训练自己为不动感情的、脱离自身经验的、与自然分开的人,以讽刺的眼光看自己的任何情感特性。你们无视自发性成长的精确性。”


“早期人类把他自己视为自己,一个个体,他的意识永远常新地进入存在时,他充满了惊奇。他尚无法以你们的意识已达成的那种平顺的连续性去覆盖那个过程,因此当他思考一个念头的时候,就充满了好奇:它从哪儿来的?于是他自己的意识永远是一个欢愉之源,其多变之特质就像多变的天空一样引人注目和明显。”

“举例来说,你只剩下一种理想化的、想要改善世界的模糊感觉,但冲动的个人力量却被否定,而它本来可以借由发展你的个人能力而去引导那个理想主义的。你只剩下一种未界定、挥之不去甚至痛苦的欲望,虽然想要去行善,想改变事件,却没有任何方法可以那样去做。这导致一种萦绕不去的挫折感,如果你有坚定的理想,这一情形可能会令你相当绝望。你也许会开始夸大在这种笼统的理想和周遭明显可见的“贪婪与腐败”迹象之间的鸿沟。你也许会开始专注在自己的缺陷上,而在日益增加的不满里,或许你眼中大多数的人都被一种恶的意图驱使。”

“你在你所在之处开始。真正的个人可以透过社会行动做很多事。是的,那正是你必须首先开始努力的地方。在那儿,在你的工作与人际关系中,才是你与这世界交会之处。在那些关系里,你的行动直接影响世界。”

《赛斯书—个人与群体,事件的本质》(美.珍.罗伯兹) 

 

【10】徐唯辛

@zjPKU 第一次看到美国种族主义者私刑处死华人的照片,时间是19世纪90年代左右,出自那部PBS记录片《亚裔美国人》。里面有一个故事,母亲带着三个出生于美国的孩子回旧金山,孩子可以入境,但母亲不可以,因为有合法身份的丈夫已病世,她被关在监狱长达一年多,才得入境。原来,川/普的子女分离政策是老黄历。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